欢迎访问江苏师范大学校报 - 江苏师范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606期(总第606期) 2017年11月2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1 | 第02版:2 | 第03版:3 | 第04版:4 
     语音播报

鸳鸯藤



作者:○蒋煦霖

       祖母是个享受生命的人,这个认知来自院中的一架金银花藤。
       又是骤雨初歇,我惦念着那一架金银花,再次踱进了祖母的院子。许久不见,那花依旧往昔般绚烂着。雪般的白,金似的黄,藤蔓青青,雨露剔透。浓郁繁茂的枝叶掩不住团簇的花开。祖母半卧在院中的藤椅上,静静地凝望着一架金银花,椅旁有一茶几,茶壶上方绕着袅袅白雾。我轻啜一口手中的花茶,苦、涩,一如幼时所尝。
       第一枚金银花藤是祖父送给祖母的,据说是祖母年轻时得过大病,本已生命垂危却又奇迹般康复,活过来的祖母愈发把这在她病时给她温暖的金银花当作命根一样护着,父辈们这样告诉我说。我却愈发对那娇滴滴的双色花儿好了奇,幼时的我常赖在祖母怀里央她讲金银花的故事。“你别瞧着这花娇滴滴的,心性强着呢,它有个别名叫‘忍冬’,便是因为它到了冬天也通身翠绿。”祖母顿停,我循着她的视线望去,祖父正倚在门边,嘴边含着温柔的笑,似在静静地聆听。祖母低眉,嘴角微弯,继续道:“世人都以为这藤上是开着金银两种颜色的花,其实只是一种花在由初开的雪白向萎败前的金黄渐变罢了,我倒好奇这花竟也会这般地享受生命……”
       她浇水,他施肥,她剪枝,他修架,她收得今年的金银花晒干,他煮的花茶二人共品到来年,这是我幼时常见的情景。那时我虽然年幼,对世事懵懵懂懂,但那时的我便觉得,祖母与祖父二人好似藤上的金银花,不耀眼不夺目,任岁月流逝着,只静静享受自己的人生,别有一番温情。日出日落,花开花谢,岁月,周而复始,一如往昔,沉淀着过往,雕刻着沧桑。
       然祖父终究没能实现陪祖母看每场花开的诺言,在一个如今日这般骤雨初歇的下午悄然离逝。祖母却并没有像我们担心的那般悲痛消沉甚至追随而去,她只是依旧守着那一架金银花。浇水、施肥、剪枝、修架、晒花、煮茶,摆上两只杯子,静静望着一架花开,好似什么都扰不了她享受生活,扰不了她陪着他享受生活。掬一捧花香,给心沁入明媚。握一份懂得,走过红尘喧嚣,一路清唱,轻拈几许淡雅,在静好的时光里,浅笑嫣然。
       我静坐在旁不敢作声。祖母喃喃地似要说什么,我凑过身去,“他说,这花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鸳鸯藤……”说着,她嘴角绽放了如少女般羞涩温柔的笑,泪水却又禁不住地流下。
       我又抿了一口金银花茶,涩味已去,再次望向那一架花藤,太阳已悄悄露出脑袋,细碎的阳光洒下,呵,果如鸳鸯,相依相偎,成双成对,状如雄雌相伴,又似鸳鸯对舞。这样的场景,我想我大概此生难忘吧……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江苏师范大学 © 江苏师范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